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

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

主页 > 法的开示
 

十魔军

葛印卡老师

本文节录自乌巴庆老师在内观课程中对学员开示的翻译,最初刊登于Sayagyi U Ba Khin Journal,经改编后转载于内观通讯。

你们必须非常谨慎而坚决地面对各种困难,这样你们才能透过亲身的体验来了知无常(anicca)的实相。在课程中的这个阶段会出现许多的困难障碍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一再的提醒你们,一定要非常精进用功。在我们伟大的乌铁老师(Saya Thetgyi)的时代,内观禅修的学生也同样经验到各种不同的问题,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观察对象等等这类的问题。例如,要他们专注于头顶上的感受时,他们无法感觉到任何感受;在观呼吸(Anapana)时,他们也感觉不到鼻孔周遭的感受,有些人会感受不到呼吸的气息,而有些人则感觉不到身体。你们在课程期间,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;有时可能无法感觉到任何的感受,或是无法维持专注等等。

有些人会以为感觉不到身体,就是已经到达涅盘(nibbana,最终的实相)的境界了。如果你发现无法感觉身体的存在时,你就用手拍一下或敲一下你的身体,然后看看是否有感受。你不需要去问老师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还在。这些变化无常的现象的确相当令人感到惊慌困惑,不是吗?

这就是颠倒 (vipallasa,心扭曲或散乱)障碍的本质在作弄你。这些都是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不净烦恼,而且会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出现。虽然了解无常,也知道应该去除这些不净烦恼;但是这些不净染污却执着不愿离去,反而想要赶走了知无常的智能。然而,由于了知无常的本质实相具有强大的力量,因此魔罗(Mara,负面力量的拟人化)不断地想要迷惑它。「勤奋经」(The Padhana Sutta)中详细描述了禅修时会遭遇到的十魔军。我们必须保持警觉,因为它们就是禅修者的十个主要敌人。

第一个魔军是享受感官娱乐的欲望。有些人虽然不断地禅修,却无法达到涅盘清净的阶段,这是因为他们来参加禅修是别有用意的。例如他们会想,「如果我能亲近这位认识许多高官的上师,那么可能有利我的升迁吧!」有些人就是这样带着贪求的心而来,所以无法在禅修中获益。必须无所贪求。如果你们是为了要体悟涅盘清净而来学习内观法门(Nibbanassa sacchikaranatthaya me bhante),那么我会教导你们了知四圣谛。但是如果你们无心于此,只是来此虚耗时间,那我又如何能帮得了你们呢?

第二个魔军是不满或不愿安住于森林等远离尘嚣的修行处所。昨天有位学员想中途离开,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东西。他原本打算先与大家共修至七点半,然后等到我在八点开始查巡学员的关房时,才偷偷离去,到时他就可以飞奔到车站去搭乘巴士回家,然后过些日子再回来拿行李。幸亏,我昨天不晓得为什么决定提前一小时坚定精勤(adhitthana)的禅坐,所以把他困住了! 经过一小时坚定精勤的禅坐之后,他心中不满的魔军不见了,而他也不想逃跑了。当他对寂静禅修处所心生不满时,就会想要逃走。他或许会告知我们他要离开,也可能是偷偷地跑掉了。第二个魔军不想留在僻静隔离的地方,是因为内心的慌乱混淆。

第三个魔军是对食物的饥渴。有位学员总是得吃好几碗才够,他说如果不吃这么多,他就待不下去,因此,我跟他说,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你就吃吧,但先尝试一、两天或三天,然后看看你会怎样。」后来,他在整个十天的课程中都不再那么渴望食物了。

另一位学员则说,如果连着三天都只吃两餐饭,他就会饿得发抖,他从未连着三天如此对待自己。所以他希望我能准许他吃三餐,我对他说,「如果真的需要的话,那当然可以。」等他来这里后,第一天、第二天,一直到课程结束他一点也不觉得饿。只要是不断地精进禅修,就不会有饿的感觉。只有在禅修不顺利时,才会觉得饥饿。因为你内在的念头让你觉得饥饿,而使你无法控制饥饿的感觉。一旦禅修者能在禅修中精进,那么他就不会再感到饥饿了。

第四个魔军是对各种味道及不同食物的贪爱,我们都是尽可能提供最健康的食物让大家享用。吃了很美味可口的食物之后会怎样呢?是否会使我们对美味的食物更加贪求?是否能不对食物的味道产生好恶的分别心?只有阿拉汉(完全觉悟的人)能办得到。你来上课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要除去不净烦恼(kilesa,心的染着)与贪爱(tanha)吗?如果你闭着眼睛不看,那么你就不会贪求或执着于视觉所缘的对象了。听觉所缘也是如此,你们没有人带着收录音机来,所以你们就不会想听。同样地,嗅觉也是如此,这里并没有人涂抹香水,所以你们也不会对任何嗅觉感受生起贪爱和执着。这里虽然没有任何可以让你们生起身体上愉悦感受的东西,但是除非你们都不吃东西,否则舌头能避免任何的味觉吗?如果真的不吃,那只好请医生注射葡萄糖帮各位维生了。既然食物与舌头一接触就会产生味觉,那就不要吃太美味的食物,如此才能减弱对味觉的贪爱与执着。

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去除贪爱的不净烦恼,所以我们得提供最适当的环境来帮助你们,才不会使你们的贪爱增长,不是吗?既然你们尝试着要消灭贪爱,我们就不能一面帮着你们根除贪爱,另一方面又增加你们对食物所生起的味觉贪爱。这里不提供各位晚餐,我们倒是可以省掉不少事情。这么做不但是为我们好,也为你们好。因为你们吃了晚餐之后,一定会感觉昏沉。如果你们早、午两餐都吃得很健康了,那已足够身体的需求,所以你们不需要吃晚餐。

第五个魔军是昏沉、懒散与迟钝。你们都知道这种状态的。即使是大目犍连(Maha Moggallana,佛陀大弟子之一) 也为此所苦。你们当中有些人也会在禅坐时睡着。我以前常和一位老先生一起去禅修,我们就是在乌铁老师的禅修中心的禅房静坐,这位老先生都会披一件修行的大披巾,坐在我后面,不到一会儿,他就开始大声地打起鼾来。通常一般人盘坐着是不太可能打鼾的,但是有不少禅修者确实可以盘坐着打鼾一阵子后,才又醒来。这就叫做昏沉睡眠(thina-middha)。昏沉睡眠是难以避免的。当内观生起的智能变得很敏锐时,会感受到安详的涅盘清净本质;当善与不善的本质碰撞时,就会有所反应并产生热,于是让人变得昏昏欲睡。

如果你们偶尔也感到昏沉的话,那就加重呼吸;因为这时你们已经无法专注了(Samadhi)。这是从潜意识生起的反弹,此时专注力跑掉了。如果你们无法专注,那就再回到鼻孔的觉知上,加重呼吸,并试着让心沉静下来。有时候当了知无常的智能(aniccavijja)变得较强烈时,你们的身体能体验到身、心经验的交集,这时你们的洞察力会变得非常敏锐,而且非常强烈。然后可能会从潜意识中生起非常剧烈的反弹,使你无法觉知无常,而且迷失方向。你们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就会去问老师。

如果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形,有两种方法可以对治。一种方法就像我刚刚已经讲过的,试着重新集中注意力。或者是,到外面走动一下,这样你们就会醒来,而且这种昏沉的反应也会不见。但是千万不要在这种昏沉的状况下跑去睡觉。我告诉你们的这些对治方法。从实际层面来说,是很重要的。因为当不净烦恼的习性反应生起时,就会昏沉。这时我们必须坚定地以了知无常的智能来对治,而不应该只是口头上说着无常的智能,却没有以觉知感受的洞察力来了知身体无常变化的本质。因此,只要以这个方法修持,你一定会克服并且打败昏沉。

第六个魔军是畏惧独自一人,并且害怕孤单。有些人没办法独自一人在关房中静坐,所以一直换房间,到处找人陪伴,害怕独自一人。有位女学员非常害怕孤单。她虽然有很大的房子,却不敢独自留在任一个房间里,因此总要有人作伴。她来禅修时还带了女仆来。她希望我能同意她在自己的房间内开着灯禅修,我同意了她的要求。但是除此之外,她还要求禅修时,旁边要有人陪她。她真的不敢独自一人禅坐,否则就会有全身燥热的感觉。她上完一次十日课之后,这种现象改善了不少,到了第二次十日课时,她已经可以独自在昏暗的关房中禅修,她每个月固定都来上十日课,并且从中获得了许多利益。虽然她来上第一次十日课时还很害怕,但现在已经不恐惧害怕了。

第七个魔军是对禅修能否成功的疑惑。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禅修能否有所成就感到疑惑,我想这是无庸置疑的。(旁边有个女孩子笑了起来。)你们会成功的,重点是要洗去我们根深蒂固的不善(akusala)与心中的不净染污(kilesa)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第八个魔军是在禅修有所成就时出现的傲慢。你们在禅修有进展时,会感受到自己内在的染污越来越少,这时候你可能会变得骄傲自满,而且会认为:「那家伙好象修得不怎么样,我来帮帮他吧。」我现在所说的是我亲身的经验。最早之前,这个禅修中心还没有法堂,当初买下这块地时,也只有一间十尺见方的简陋房舍。有一天,有位学员在清晨共修结束后走到屋外,撩起长裙(longyi),并且喊着说:「你们看!」原来他整条腿都起了疙瘩,看起来就像是拔了毛的鸭子皮一样。这是因为内在反作用力非常强烈而出现的。他一直撩起他的长裙,指给我们看,说道:「你们看看,这个反弹力道有多强烈啊!你们也都得好好努力禅修,好好努力吧。」结果隔天他反而无法禅坐了,他完全感觉不到身上的任何感受,所以只好去问指导老师。这是因为他在训诫别人的时候,心中充满了「我」、「我修持得很好!而这些人却好象一点进展都没有。」他是很优秀的足球员,但脾气也很暴躁,随时准备踢打、攻击和推撞。像这样脾气暴躁的人,充满热气从内冲击,就会显现在身体的表层上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们,不要去训诫别人。如果你们有任何疑问,就来问我。如果你们有话要说,来告诉我。如果你们在禅修上有所进步,就安静地在你们自己的禅修上继续精进。

第九魔军是关于老师的部分,是与老师的名声、接受供养及备受尊崇有关。我自己备受尊崇及供养。我总是得控制自己,才不会变得傲慢,并且随时观察内在是否变得傲慢了?我得小心地看管自己。我们在这里原本是为审计署员工开办禅修课程,他们可以利用空闲时间自己禅修,但是现在他们很少来了。我们开这个课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正法。所有参加十日课的公务人员都是这个课程的学员,入会费用就是完成十天的禅修,很棒吧!完全不需要缴任何会费,只要坚定地禅修,照顾好自己的修持,不要松懈就好了。我们当初那样开始直到现在这种状况,这是金钱办不到的,只有法才能办到。我们深信如此,而我们也完全没有钱。

这个中心并不属于我个人,乌巴庆不能骄傲的说,这是乌巴庆的禅修中心。它不属于我,它属于审计署的内观协会。如果他们赶我走的话,那我就得走。瞧,这多好啊!它不是我的,而且每年都得重新选举,他们选我,我才会留在这里。如果他们说他们找到比我更好的人选,而且决定选用那个人,那我在这里的工作就结束了。我就得离开,这地方并不属于我。

第十个魔军是奉行不正法,开创新奇的邪法来获取大量供养,自我崇拜而且鄙视他人。这就是我不愿经常谈论其它人的原因。别人爱怎么谈论,就让他们去说吧,不是吗? 有些老师非常喜欢接受供养,所以需要更多的信众。他们教导信众喜欢听的--错误的教导,所教导的都不是佛陀的教法,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获得尊崇和供养。他们不在正法上精进,这就是第十个魔军。

正法可以去除烦恼痛苦,并且带来快乐。但究竟是谁带来快乐的呢?佛陀并没有带来快乐,是你内在了知无常的智能带来的。我们要修持内观,如此了知无常的智能才不会中断或消失。我们要如何修持呢?将注意力专注于四大,并且保持正念、正定及守戒(sila)。

在戒律中,说谎是我所担忧的,我并不担心其它戒律,因为说谎会动摇戒律的根本。一旦戒律有所动摇削弱,也会使得正定及智能受到动摇减弱。你必须不打妄语、精进的修持,建立正定,并且专注在你身体所发生的一切;那么无常的本质就会自然地生起。

我们的导师,乌铁老师曾说过:「身体的生灭非常迅速、无止息的波动、匆忙地分解、灭去,这些都是无常的迹象。」身体就是如此地变化无常,而了知这个色身(rupa)变化的,正是我们的心( nama)。当色身不断在生灭变化时,心不仅能感受到这个生灭变化的色身,心念也同时在生灭变化。因为色身与心都是无常的,你们要随时了知这个无常的实相,保持觉知。
将你的注意力放在头顶,然后慢慢地向下移动到全身,从头顶移到额头、脸部,然后从脸部移到颈部、颈部到肩膀,从肩膀到整个手臂……。凡是注意力停留之处,就像是碰触到一盏小火炬,注意力所经之处,就会感受到火把的热。为什么会如此呢?因为内在不断地燃烧、灭去;这也是内在次原子粒燃烧的固有本质。这是确实存在的。学着敏锐觉知,你才能感受得到。以专注的心去感受它,你就会了知无常的实相。

只要你以内观修持的方法努力用功,并且保持觉知,那么不净染污及已生起的不善就无法久留。它们一定会渐渐地灭去,而且当它们全部灭去时,你也会变得稳定安详而快乐。必须用功修持到什么时候呢?答案是,以了知无常本质的智能持之以恒地用功修持,直到整个轮回(samsara)过程中所累积的无数旧习与不善业行全都根除为止。如此才能到达须陀洹(sotapanna,此即声闻乘四果中的初果)及圣者(ariyapuggala) 的果位。要达到这个阶段并不容易!

虽然要达到最终的涅盘阶段--所有的业习都已根除--是非常遥远的,但是你难道不想亲身体验一下最粗浅的涅盘吗?如果要到死后才能体验的话,那么这些外国人士就不会来此禅修了。因为他们已经有所体验,而且喜欢这滋味,所以才会一再从各地来此禅修。而且还介绍远近的亲朋好友来此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已亲身体证过正法的滋味。

由老师来帮助学生体验正法的滋味虽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学生必须用功修持,才能亲身体证。这种滋味称做什么呢?它就叫做法味(Dhamma rasa)。

所有一切滋味,以法味最为殊胜(Sabba rasam dhamma rasam jinati)。

你们必须努力用功修持,才能亲尝法味。这就像身为人,就可以享受人间的快乐、天神(deva)享受天上的快乐、婆罗门享受梵乐;而佛陀及阿拉汉等圣者则能享受正法涅盘的喜乐。因此,你们必须用功修持,才能体验法喜的滋味,但切勿用功过度,忘了中道。你们只要照着这里安排的课程表,在正确的时间内谨慎精进地尽全力用功。


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...

没能找到您问题的答案?请试试以下资源中的一种:
  • Vipassana禅修网 讨论小组 - 疑难询问、分享答案、上贴您最喜欢的Vipassana禅修网窍门。
  • 学习中心 - 积累与测试您的Vipassana禅修网知识。
  • 与我们联系 - 若您想成为该条目的责任编辑,让我们的一位Vipassana禅修网专家为您提供帮助。
搜索 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



浏览 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

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

内观禅修(Vipassana.cn)(手机版)